养殖污染减排的衢州样本
时间: 2014-10-17 来源: 浏览次数:2268
分享到:

污染减排是畜禽养殖需要重点解决的一大问题。浙江省衢州市作为生猪养殖大市以及浙江省重要的商品猪基地,近年来在畜禽养殖污染减排方面进行了积极的探索,收到了较好的成效。他们具体采取了哪些做法?取得了怎样的效果?是否值得推广?带着这些问题,本报记者日前特赴衢州进行采访调研。

浙江省衢州市龙游县是生猪养殖大县。受传统生产模式影响,在广大农村地区,低、小、散养殖场(户)星罗棋布,对当地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群众生活环境受到严重影响。为解决这一突出矛盾,去年4月,龙游县开展了史上最大规模的一次生猪养殖污染整治活动。

据了解,为改善农村生活环境,龙游县重点关停拆除了村庄内、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内以及河道200米范围内的养猪场(户)。截至今年8月底,龙游县关停拆除生猪养殖场(户)1.2万余家,拆除面积160万余平方米,有效削减生猪饲养量160万余头、化学需氧量1.55万吨/年、氨氮1500吨/年。目前,龙游县只有800家养殖户、140多万头生猪,采取废水工业化治理和农业生态循环利用两种模式进行整治。

“生猪污染量大面广,必须要整治。龙游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在县财政总收入只有8亿多元的情况下,拿出其中两亿多元用于整治畜禽养殖污染。”龙游县环保局局长郑建飞表示。

据郑建飞介绍,以前总有村民投诉说,自打邻居办了生猪养殖场后,每天都生活在臭气熏天的环境里,希望这个问题能够得到解决。对村内养殖进行关停退养以后,苍蝇、蚊子明显减少,污水沟、臭水坑等卫生死角全面消除,养殖场周边居民几年、甚至十几年不敢打开的窗户,终于能够打开了。

除居住环境得到明显改善之外,全县县域大部分小支流水体水质也有所改善。据塔石镇负责人介绍,生猪养殖污染整治以来,塔石镇泽随溪河段已恢复ⅲ类水水质。在泽随溪旁,不时可以看见悠闲垂钓的村民。

同为生猪养殖大市的衢州江山市今年也开始关闭村中养殖场。江山市生猪养殖整规办公室早在2012年9月就编制了《江山市生猪养殖污染整治和规范管理》有关政策,此外,还制订了生猪养殖污染整治和规范管理三年行动方案,将整规工作分为集中整治年、重点攻坚年、规范提升年3个阶段。

“三年行动计划明年7月正好满3年。”江山市环保局局长周继仓说:“今年共关了2000多家养殖户。第一年按照每平方米300元标准补贴农户5000万元,第二年补贴农户7000万元,现在按照每平方米100元进行补贴,一头猪按两平方米计算。截至目前,共补贴农户两亿多元。”

通过关停拆除的方式减排固然收效显著,然而,畜禽养殖污染减排绝非一关了事。做好畜禽养殖污染减排工作,关键是要引导养殖业发展方式转变,探索环境友好的养殖方法,走种养结合的生态型、环境友好型可持续发展道路。

【镜头一】这里的猪舍臭不臭?

发酵床养殖精算成本账

对于畜禽养殖来说,排泄物处理是一大重点,也是一大难点,如果能对其进行资源化利用,既能减少污染物排放,又能产生经济效益,可谓一举两得。江山市绿业有限公司经过长期探索实践,在这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绿业公司养猪场位于群山怀抱之中,这里的猪舍没有围墙,只有冬天才放下玻璃窗御寒。一排排猪舍干净整洁,闻不到养猪场通常有的刺鼻气味。

走近一看,猪在“垫床”上自由活动,或躺或卧,或立或走。据绿业公司董事长陈洋森介绍,他的养猪场采用的是发酵床生态养殖的方法。

“用60%的木屑、30%的谷壳和秸秆、树枝树叶等,配上一定量的酵素菌发酵,一部分混在猪饲料里,一部分作为垫料,猪的大小便也进入垫料中发酵,垫料里的水大部分会蒸发掉,猪粪一部分会被分解掉。出栏一批猪之后把垫料翻一翻,再加些料进去,这样一年半到两年之后垫料就成有机肥了。”养猪场技术人员介绍说。

据了解,江山市很多传统养猪场都被拆了,为何陈洋森的养猪场还能做得有声有色?

“垫料养猪最大的优点是对环境好,最大的缺点是成本高。”陈洋森算了一笔账,“用这种养殖方法每头猪成本要多60元,但垫料成为有机肥后又是很大一笔收入,很多老百姓不会算这笔账。我公司在外面租了近1万亩田,用垫料做的有机肥种水果、庄稼、苗木,能抵销80%~90%的成本,而且不污染环境,两年后垫料投入的成本和产生的效益基本能持平。”

垫料养猪法并非新鲜事物,但由于存在一些技术难题,一直没有推广开,陈洋森是如何解决这些难题的?

据陈洋森介绍,他们最初也经过了反复的摸索和试验。“夏天天气热,垫料温度高,对猪的生长有一定影响,我们于是安装了很大的风机。垫料里的寄生虫也是一个突出问题,我们请教了很多专家才解决。农业厅专家说我们是‘异类’,但几年摸索下来,养猪场不但没有倒闭,反而越办越好,专家来考察看到实实在在的效果,不得不服。”陈洋森自豪地说。

【镜头二】养猪场就像农家乐?

细化养殖区域不排污

像绿业公司这样的综合性农业公司,将养猪场排泄物用于果园和庄稼地,公司内部就能将这些排泄物消纳掉,但对于一些中小型养殖场(户),又该如何妥善处理排泄物呢?在江山市,记者就见到了一个猪粪资源化利用的生动案例。

说起凤林镇卅二都村的徐刚养猪场,在村里可是远近闻名。走进养猪场,仿佛走进了农家乐,鱼塘边几只火鸡和旱鸭在悠闲地踱步,沉甸甸的柚子挂在枝头,一排排整洁的猪舍建在小山坡上,完全不同于传统养猪场给人的印象。

养猪场老板徐刚边带记者参观边介绍说,猪场占地60多亩,猪舍建筑面积约10亩,养了200头左右母猪、1500头生猪。在猪场建设之初,徐刚就将猪场划分为生活区、养殖区和种植基地,并给猪舍做了干湿分离、雨污分流设计。

徐刚介绍说,养猪场每天产生的排泄物经过干湿分离,猪粪运到贮粪池后卖给肥料厂做有机肥;猪尿等污水则先进入预处理池沉淀,再排进沼气池,通过厌氧发酵后产生的沼液最后进入沼液池。“这里装的是最终的沼液,里面没有粪便,水比较清。”徐刚舀起沼液给大家看,果然很清澈,“池里装了感应器,沼液满了之后,自动水泵控制器就会启动水泵,将沼液通过预先铺设的管道喷到地里去。”物理老师出身的他自己设计了这一整套程序。

徐刚接着带记者来到种植基地,地里种着黑麦草、玉米和马家柚。见黑麦草地里还是湿漉漉的,徐刚解释说,20分钟前刚刚喷过沼液,“黑麦草和马家柚一样,很耐肥,怎么喷都不会死。”徐刚说,“黑麦草用来喂猪,玉米成熟后也可以作为猪饲料。”

“我正在摸索工业化处理废水的办法,准备做一个污水处理装置,以后环保要求越来越高,万一消纳不了,就通过工业化处理,争取做到我的猪场一滴污水都不排出去。”徐刚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