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维昭:“四项改革”剑指混合所有制落地
时间: 2014-07-29 来源: 浏览次数:443
分享到:

近年来,北控水务以其惊人的扩张速度令整个业内瞩目,而其所探索、实践的混合所有制改革被认为是其快速发展的重要原因之一。近日,国资委选择6家中央企业,正式启动 “四项改革”试点,对此,e20环境平台高级合伙人、e20环境产业研究院执行院长代维昭认为:“这几项改革都与混合所有制的落地息息相关,四项改革点明了混合所有制落地必须解决的四个关键问题”,将加快混合所有制改革步伐,推动环境产业更好、更快地发展。

“四项改革”试点正式启动

混合所有制的概念提出已近20年,201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再次“旧话重提”---发布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下文简称《决定》)指出:“允许更多国有经济和其他所有制经济发展成为混合所有制经济”。此次,各地政府的反应相当迅速,广东、四川、上海等省市都根据《决定》制定了推进混合所有制的相关政策。

但由于混合所有制改革涉及私有化、国有资产流失等敏感话题,作为混合所有制中的主动方,地方国资委和国有企业对“混什么”、“和谁混”、“怎么混”等问题都持谨慎态度,在中央更明确的指导性落地政策和试点方案出台前,不少省份仍按兵不动。

7月3日,国资委宣布启动“四项改革”试点,内容包括:一是中央企业改组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二是中央企业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试点;三是中央企业董事会行使高级管理人员选聘、业绩考核和薪酬管理职权试点;四是向中央企业派驻纪检组试点。为抓好试点,国资委专门成立了四个专项小组,破解国资国企改革面临的难题。7月15日,国资委正式启动由中国节能环保集团公司和新兴际华集团有限公司等6家央企作为试点。

“四项改革”点明四个关键问题

对此,代维昭认为:“四项改革点明了混合所有制落地必须解决的四个关键问题”,将促进混合所有制改革步伐。

关键问题一:解决国有资本的定位问题

代维昭表示,四项改革第一项就是改组国有投资公司,组建国有资本运作平台,国有资本投资运营首先要服务于国家战略,即通过国有资本的有序进退,将国有资本集中配置于影响国民经济命脉的关键领域,而对于市场充分竞争的领域,可以让更具活力的非国有资本起主导作用,实现效率提升。这也就意味着在不同性质的市场领域混合所有制落地时,国有资本股权比例是不同的,如关系到国计民生、社会稳定的供水行业中,国有资本还将居于绝对控股地位。

其次,从混合所有制中不同的资本作用角度看,国有资本应当在关系国计民生的公共服务领域更好地发挥引导性作用,从而吸引非国有资本进入,共同做好公众服务。最近国家着力推进的ppp(公私合作关系)中,政府财政资金在投入公共基础设施建设时不追求投资回报或少追求回报,让利于非财政资金的做法也是这种引导性作用的具体体现。

关键问题二:解决国有企业所有者到位的问题

“混合所有制经济试点是四项改革中的重头戏,传统国有企业之中,企业资产属于国家所有,企业管理者只是国有资产的代理人,国有资产的增值与否和管理者并无直接的利益关系,因此,管理者本质上缺乏不断促进国有资产增值的动力。” 

代维昭介绍到:“本次混合所有制改革的重要方向就是,以引入非公资本为契机,明确国有资本的范围和实际的所有者代表,国有资本只是以出资人一方的身份出现,严格按照持股比例行使权利;充分发挥民营资本所有者在促进企业发展方面的诉求,推动混合所有制企业的保值增值。”

此次列为试点的中国建筑材料集团有限公司早在十年前就开始了这方面的探索,从淮海地区到江浙再到东北,每一次扩张都反映了董事长宋志平的战术打法:合理公平的定价吸引地方民企,保留民企的管理模式,吸收民企股东成为企业的实际管理者……真正把自己定位于投资者,而将合资企业运作的权利让于更具有企业家精神的民营合作伙伴。

关键问题三:解决董事会在外而不在内的问题

代维昭表示:“试点目的明确提出‘董事会成为内部决策机构,对人事、战略有决策权’,这种董事会改革试点的提出绝对具有“开天辟地”的意义!”传统的国有企业中,国资委代表国家对国有资产行使监管权力,并且参与国有企业的日常经营活动。国有企业虽然在形式上具备了董事会的人员结构和议事规则,但在行政管理体制中仍要接受政府或国资委的管理,因此很难实现独立决策,在高管团队组阁过程中更是受到多方掣肘。

他说道:“这种外部监管机构最终决策的治理机制有很大弊端,国资委作为国有资产的监管机构,其首要职责是防止国有资产流失,因此国资委的决策理念必然偏于保守,这样往往会错失诸多企业发展良机。”

按照现代企业的管理理念,董事会应从股东大会选举产生,代表股东行使管理企业的权利和义务。而混合所有制中各类资本需要授权由各自代表组成的董事会,对高级管理人员选聘、业绩考核和薪酬管理等各个方面进行管理。代维昭说:“从这个角度看,此次董事会改革试点试图改变国有企业董事会在外而不在内的现状,使国有企业真正回归企业自主经营的本质。”

关键问题四:解决企业内部人控制的问题

在对混合所有制的质疑声中,最为响亮的无疑是对国有资产流失的担忧——引入外部资本稀释了国有资本的股权,如果没有明确的大股东,高层管理者是否会垄断企业的决策权、带来国有资产流失的风险?

其实,任何一个企业都面临着股东方和高管层如何分权的问题,国企的特殊性在于国有资产的实际所有者是全体人民和国家,因此纪检代表作为公共代表行使对董事会、高管层行为的监督,实际上起到了监事会的作用。代维昭介绍道:“纪检作为外部监察力量,能够有效监督国企改革,防止内部人控制,防止国有资产流失”。

混合所有制改革将促进环境产业更好更快发展

事实上,在“四项改革”,甚至《决定》之前、北控之外,也有很多环境企业已经开始了混合所有制经济的尝试:今年1月末,上海城投控股引入弘毅基金入股10%,合作方向锁定环保产业,被市场视为其混合所有制改革的一个标志;5月,重庆水务控股股东重庆市水务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与苏伊士环境集团、新创建基建管理、国开金融和青岛新天地投资签署协议,拟共同组建中外合资企业,被行业认为或将掀起重庆水务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序幕。

代维昭同样对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推进充满了期盼之情:“环境问题关系到每个人的切身利益,甚至超越腐败成为两会的第一话题,优秀的环境企业承担了重大的历史使命与社会责任,目前,国有资本在环境产业内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在这个大的历史变革背景下,混合所有制如何能真正落地,充分激发企业活力,很多优秀企业想方设法进行了各种探索与尝试。”

“作为环境行业内最有影响力的平台机构,e20环境平台将与行业内的优秀企业共同努力,推动混合所有制经济的研究和实践。7月29日,我们e20环境平台将在江苏南京举办关于市政公用环境领域推进混合所有制的系列战略沙龙,与优秀的环境企业高层分享混合所有制最新政策、进展,碰撞混合所有制落地实操思路,切实推动优秀的国有环境企业转型与升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