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筑”梦珞珈山(图) (1)
时间: 2014-07-15 来源: 中国设计师网 浏览次数:2450
分享到:
1937年的武汉大学 资料照片

 

  1937年的武汉大学 资料照片

  2014年7月,80多年前绘就的国立武汉大学建校177张图纸,被确定为国家一级文物,这让武汉大学城市设计学院教授赵冰感到由衷骄傲。

  位于湖光山色间的武汉大学宫殿式早期建筑群,80多年过去了,至今依然巍峨屹立,并在教学科研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武大早期建筑群建成于20世纪30年代,包括图书馆等30项工程68栋建筑,占地200多公顷,建筑面积78596平方米。翻开写满岁月沧桑的校史资料,赵冰说,这些建筑由李四光等众多知名人士亲自选址,由美国建筑师开尔斯、亚拉伯汗等主持设计。2001年,15处26栋早期建筑被列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辟山建校曲折艰辛

  站在武汉大学狮子山脚下抬头仰望,虽然经过近一个世纪的岁月打磨,位于狮子山顶的老图书馆依然雄伟壮观。它是武大人文景观的制高点,也被选为“武汉城市地标”,然而当年国立武汉大学辟山建校的艰辛与曲折,却鲜为人知。

  赵冰介绍,珞珈山一带,原是武昌城郊。1928年,地质学家李四光和林学家叶雅各一块相中了这里。在湖山之间建造大学的构想虽然浪漫,但设计起来却非易事,应邀而来的建筑设计师们纷纷摇头。此时,曾在中山陵设计竞赛中获奖的美国人开尔斯进入了国立武汉大学校舍建筑设备委员会委员们的视野。

  1918年就来到中国的开尔斯感受到,中国人仿佛在用建筑来追求对民族身份的认同,也在用建筑向世界证明民族的自尊。还有什么建筑比大学更能塑造和影响人呢?开尔斯兴奋又坚决地接下了武大新校舍的设计工程

  根据校方“宏伟、坚牢、适用,不求华美”的要求,武大的设计将中国传统建筑文化与西方营造技术有机融合。校园建筑物依照各自功能,因山就势,采用散点、放射状的园林式大布局,又遵循中国传统建筑的美学法则,着力塑造“轴线对称、主从有序、中央殿堂、四隅崇楼”的校园中心区,使整个校园在自由的大格局之中又有严整的片断,构成了丰富多彩的建筑群。

  新校园建成后,很快带给师生们惊喜。这座威武庄严的古建筑犹如一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狮子山顶,令每一位来访者为之倾倒。

  筑巢引得凤凰来

  赵冰说,作为中国近代历史上唯一完整规划和统筹设计,并在较短时间内一气呵成的大学校园建筑,武汉大学早期建筑群不仅忠实地记录着武汉大学筚路蓝缕的前行步伐,还记录了中国近代教育的进程。其建设过程,正是中国近代的教育者们披荆斩棘、艰苦奋斗的创业精神的体现。

  20世纪二三十年代,不少中国的知识分子痛感国家贫穷,极力推行教育救国的主张。1929年,王世杰在就任国立武汉大学首任校长时就提出:“我不是来维持武汉大学的,此行目的是要创造一个新的武汉大学。”

  “一所一流的大学,无疑应该具备一批一流的建筑,但新校舍的建设过程却充满了艰辛。”赵冰讲述这段传奇时,难抑深情。为选校址,李四光、叶雅各踏遍了武昌郊外的山山水水,又亲自指导规划,筹集资金,聘请设计师,平息迁坟风波。一期工程承建方汉协盛营造厂的老板沈祝三倾家荡产承建了这批建筑,留给后人这座美丽超凡的校园,而自己却从一代富商到一贫如洗,最终一蹶不振。

建筑风格是一所大学办学思想最为典型也最为外在的一种表现。武汉大学中西融合的建筑风格,成为中国高校开放包容、兼收并蓄的精神象征。

  “上溯至清朝末年,武汉大学的前身—自强学堂的创办者张之洞就阐发了"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思想,而且这一思想促进了中国教育近代化的进程。彼时,一大群有着欧美日留学经历的精英人物来建设一个新的武汉大学,就必定会在各方面体现开放办学的思想,注重中西文化的交流与融合。中西合璧的武汉大学早期建筑,成为中国近代中西文化交流的历史见证。”赵冰说。

  新校舍的建成,吸引了一批批蜚声中外的专家学者来校执教,各地学子慕名来校求学。在知名教授住宅区—珞珈山“十八栋”,叶雅各、杨端六、高尚荫、刘博平、桂质廷等数十位中国学术界最有名望的教授纷至沓来,使得“十八栋”成为珞珈山智慧的渊薮。

  “在当时资金并不宽裕的情况下,武汉大学一次建成18栋教授住宅楼,足见学校筑巢引凤、尊重学者的良苦用心。可以说,"十八栋"代表了武汉大学的一种文化、一种气质,也因为此,这里成为后人探寻、追忆的胜地。”新校园也为学校的人才培养和科学研究提供了良好的条件。赵冰说,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武汉大学成为民国五大名校之一。1948年,英国牛津大学致函中国国民政府教育部,确认武汉大学文理学士毕业成绩在80分以上者享有“牛津之高级生”地位。

  “英隽与翱翔”

  伟大的建筑能够塑造人,让人在感叹之余顿生自信与自尊。对于武大师生而言,这些早期建筑已化身为学校的精神坐标。

  赵冰说,曾任中国载人航天工程航天员系统总指挥、总设计师的陈善广校友回忆母校时说,他和同学们常常从老斋舍穿越一条幽谧的林荫小道到理学院上大课和晚自习,“理学院像城堡一样,天一黑教室里的灯光都亮了,皎洁的月光倾泻而下,让圆圆的屋顶笼罩一层光辉,很有学习的氛围。”

  具有传奇色彩的珞珈山“十八栋”,也被辟为武汉大学历史文化教育基地,其中的周恩来故居内所陈列的“周恩来在武大”和珞珈山“十八栋”专题展,吸引了无数师生、校友和社会人士前来探访参观。

  “试选珞珈胜处,安置百亩宫室,英隽与翱翔。”赵冰唱起1939年版的校歌,它至今依然时常在师生中传唱。

  早期建筑群早已远远超出建筑本身的意义,它所包含的中西贯通、顺应自然、彰显人文的精神,已深深烙印在所有武大人的心中,也引领着一代代武大人追寻心中的武大梦,追求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梦。

分享到: